朱莉小姐
2018-06-08
立即购票

瑞典国宝级文学大师,“现代戏剧之父”奥古斯特·斯特林堡经典名作!

诞生于1888年的“怪异”之作,历经130年常演不衰至今锋芒毕露!

世界各大剧团多版本演出,四次改编电影,对女性的争议从未如此敢爱敢恨!

 

这是一个“奇怪”的故事,但故事却很简单。无非就是身份尊贵的朱莉小姐,因为空虚无聊的一时兴起,撩拨了自家的男仆人让,接受了让的求爱并委身于他……在激情昏头的冲动下,朱莉小姐决定和让一起私奔,直言“真爱使人成长”,决意抛弃虚妄的家世和身份。可就在一切即将付诸行动的时候,朱莉小姐的父亲,伯爵大人回来了。一切的真爱、浪漫、信誓旦旦都在“颜面尽扫”和“身败名裂”的恐惧中灰飞烟面……可是怎么办?!贞洁和尊严都已不复存在了,如何才能竭力自保?唯有一把剃刀……自行“谢罪”?

 

“怪人与疯子”——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奥古斯特·斯特林堡(1849-1912),瑞典作家,瑞典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国宝级文学大师,世界现代戏剧之父。

斯特林堡作为世界文学史上的巨擘,一直被视为怪人和疯子。一生创作了多部影响深远的文学佳作。早期由于深受统治阶级的歧视和压迫,写过不少反映社会问题的作品,如长篇小说《红房子》、《新国家》,深刻地揭露了瑞典上层社会的保守、欺诈和冷酷无情。后来受到当时流行的叔本华、尼采和弗洛伊德学说的影响,用反理性的哲学观点观察世界,许多作品有神秘主义倾向。他的剧本《父亲》、《朱莉小姐》、《伴侣》、《死的舞蹈》等,描写变态的社会关系,把人生描写成本能和欲望的冲突,充分反映了作者的自然主义主张。1902年创作的《梦的戏剧》更是成为了欧洲表现主义文学的先驱。斯特林堡的创作道路是一条由批判现实主义转向悲观主义和描写现代社会变态心理的道路。

 

朱莉小姐”,投射在女性身上的“增恨”与“哀愁”。

斯特林保除了“怪人与疯子”的称号外,还有一个颇为奇特的标签:“最讨厌女人”的作家。在他的绝大部分作品中,女性从来不是聪慧优雅、知书达理、善良大方的“大女主”形象,反之却是善变、乖戾、暴躁、虚伪的形象,甚至充满着邪恶的意象。世人常笑言,这大概跟他经历的三次失败的爱情与婚姻有关,从此对女人烙下了厌恶的情绪。但有趣的是,正是他自己创造的,这些不招自己待见的“女性”角色,才让他的文字充满了穿透人心的犀利锐气,直逼命门。人们总是不禁佩服他对人性的“了如指掌”和对心理意识的“明察秋毫”,却也总是被他的“厌女症”激怒,愤愤不平。

但你以为斯特林保只对女人“痛下杀手”?其实他对男人也没留半点情面。不管是自传还是小说戏剧,他笔下的男人一直受制于女人、屈服于女人,为己私欲卑微狡诈。

作为斯特林保最知名的经典作品,《朱莉小姐》正是凭借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故事,把男人女人的两性博弈、“上等人”与“下等人”的意识对立、伪装的文明和与生俱来的野蛮等等一系列隐藏至深的人性拷问抛诸于众。这部诞生于1888年的作品,至今已有130年的历史。但一百年来,世界各地对它的关注与喜爱从未减退,经久不衰的在各大剧场、剧团轮番演出。它的争议也如同它的精彩程度一样,历久弥新。“朱莉小姐”给人们抛出的问题,时至今日依然争论不休,没有答案。

 

“我对朱莉小姐的悲惨遭遇用这样一些情况去解释:母亲的性格;父亲对姑娘不正确的教育;她自己的天性和未婚夫对这个软弱退化的头脑的影响;更直接的原因是:仲夏节之夜的节日气氛;父亲的外出;她月经将至;与动物玩耍;跳舞引起的感情冲动;暮色的魅力;鲜花对她的性欲的巨大影响;最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促使他们俩进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房间,再加上那个冲动的男子迫不及待”。

 

——《朱莉小姐》序  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导演:羅巍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本科。后于上海戏剧学院任教和赴加拿大游学。在中国首部青春偶像剧《北京夏天》中扮演男主角刘石,深受好评。主要从事戏剧导演和表演工作。导演的戏剧作品有:2012年斯特林堡的《朱莉小姐》、2014年贝克特的《等待戈多》。担任主角的戏剧作品有:《费加罗的婚礼》、《安道尔》、《我可怜的马拉特》、《卡里古拉》、《谁杀了国王》、《朱莉小姐》、《枕头人》、《新房客》、《仲夏夜之梦》。参演的戏剧作品有:《如梦之梦》、《简爱》。2015年主演广州话剧艺术中心话剧《复活》并随行赴圣彼得堡演出。2016年完成戏剧剧本《一个叫星巴克的车站》。2017年执导广州话剧艺术中心阿尔比经典剧目《动物园的故事》。

羅巍导演与广话的渊源颇深,前主演过《复活》的“聂赫留朵夫”,后执导过阿尔比的经典作品《动物园的故事》;而这次,他将把斯特林保笔下那个“半男半女”,备受争议的“朱莉小姐”带到广话的舞台上。对于主演过《朱莉小姐》,同时又执导过《朱莉小姐》的罗导来说,对“朱莉”也是爱得真切了!